潘公凯:美术事业永不停歇

  • 时间:
  • 浏览:0

调查问題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访名家】

  光明日报记者 于园媛

  下午两点半,室内安静极了。会议桌上摆满了书刊资料,潘公凯搬起一沓沓材料摞起来,清理出一片小小的空间。

  “作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我的工作可是课题和研究,太忙了。”72岁的潘公凯头发这个花白,坐在办公椅上,身体微微前倾,语调温和。记者来访的当日,他已连续从上午工作到此刻。

潘公凯近照。甘畅摄/光明图片

  另还还有一个 多 与潘公凯约定的采访时间是中午这个钟。亲戚亲戚.我都好奇,潘先生中午不休息吗?他的助手答复:“不休息。”中午十二点抵达潘公凯工作室时,助手告知,潘公凯突然 在开会,研讨还还有一个 多 建筑设计方案。

  时间这个点过去,快这个钟了,快两点钟了,潘公凯突然 在忙碌。

  “潘先生不吃午饭吗?”

  “他吃盒饭,边开会边吃。”助手回答,补充了一句,“习惯了。”

  当亲戚亲戚.我都目送潘公凯把客人送走,转身他就把亲戚亲戚.我都邀请进了会议室,上边不到片刻休息。

  潘公凯1947年出生于浙江宁海,是国画亲戚亲戚.我都潘天寿之子,艺术家、美术理论家、美术教育家,连续在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担任院长,主持并领导了两所学院的跨越式发展,曾任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自学副主席,现为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我的工作中,最重要的可是把中央美术学院建设成世界一流的美术学院,这是非常实我我确实在的工作。中央美院的土地、教学面积增加了好几倍,专业也增加了好几倍,学生数增加了七八倍,这是实我我确实在的发展。”谈起在中央美术学院担任院长的13年,潘公凯连续用了还还有一个 多 “实我我确实在”,充满自豪。

  潘公凯在中央美院创办艺术管理和艺术教育专业,为各大美术馆和博物馆、拍卖行,以及各级政府文化管理部门输送专业艺术人才。

  他看一遍国际艺术教育体系的变化,认为传统美术教育只重视国、油、版、雕等造型艺术还有所不足,积极呼吁与世界接轨,推动设计艺术教育发展。

  交通工具设计是潘公凯一手创办起来的新专业。“中央美院在准备建立汽车设计专业的后后 ,是零基础。”潘公凯说。他在世界各地寻找这方面的老师,最后在美国艺术中心设计学院找到华裔教师、设计师汪镇宇,总算有了起步。

  汪镇宇后后 后后后后刚开始英文上课还还有一个 多 月,有学生到潘公凯办公室说:“这个老师布置的作业太严格、不多了,不合理。”汪镇宇解释,汽车行业竞争激烈,参与这个行业的设计师须要有强大的抗压能力。学院的老师全是意见,说汪镇宇性格特立独行。“但会 我支持他,意味着 不另还还有一个 多 ,中国的汽车设计上不去,中国设计师为什么在培养得出来。”潘公凯说,“汪镇宇老师这套辦法 我我确实有用,学生能力不得劲强,到大学三年级就能不到参加各种世界大赛并获奖,到第5年的后后 ,得奖总分确我我确实全国该设计专业排名第一。5年,他真的做到了从零到全国第一。” 

  “两大块,还还有一个 多 是纯艺术,还还有一个 多 是设计,全是必需的,不另还还有一个 多 语录,中国的美术学院在世界上还会有重要的地位,就无法跟国外竞争。”潘公凯说。

  在中央美院期间,他还带领团队承接了多项国家重大工程。60 8年北京奥运会的奖牌设计、北京残奥会奖牌设计、奥运会体育图标设计、色彩系统设计等等,全是出自央美设计团队之手。

  当时,北京奥运设计正忙得不可开交,上海市政府又专门前来聘请他担任世博会中国国家馆展陈设计总策划和总设计师。

  “这是还还有一个 多 很辛苦的过程。我每星期要去两次上海,每次全是通宵。”那段时间,潘公凯从北京坐晚上的航班,深夜抵达上海,到了后后 就后后 后后后后刚开始英文找团队开会,后深夜开到三四点,但会 团队去修改方案,早上向组委会汇报。汇报完了,再开还还有一个 多 小会,讨论怎么能不能修改和执行,后后 潘公凯再飞回北京。

  “所有事情不亲自去是干不成的,我可是盯到底,在最困难的地方、第一线奋斗。”谈话进行还会,潘公凯不到喝水,坐姿也基本不到变化。

  除了管理工作,潘公凯说买车人的专业是还还有一个 多 方向,第一是中国画,第二是美术史论,第三是艺术管理,第四是城市与建筑设计。跨界是他的鲜明特性。这十几只 专业之间有那此共通之处?创造性思维。跟跟我说,真正做好跨界实践是不容易的,其中的关键是:先不能守得好界,不能跨得好界。

  前几年,潘公凯主持“中国现代美术之路”课题研究,获得“第七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一等奖。“在亲戚亲戚.我都这里那此是‘现代’呢?可是要跟中国的近现代历史连在一起去,在中国的历史和语境当中,中国须要的可是‘现代’。这个‘须要’是中国人买车人的判断,全是西方的判断,可是中国人自觉的挑选。”这时他站起来,打开书柜,展示厚厚一排书。目前,这套书的韩文版意味着 出版,日文、法文、德文版本全是翻译,要在那此国家正式出版。

  潘公凯现在担任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帮助复旦大学筹建艺术哲学专业。他与西方哲学领域的学者切磋、交流、合作,希望通过与西方绘画辦法 论以及形式语言的比较,深入探究中国画“笔墨”的独有特性。

  “为那此要找亲戚亲戚.我都?”潘公凯说,“对中国笔墨非常繁复的阐释,假如有一天让研究西方哲学的人来听,看亲戚亲戚.我都能不到听懂?能听懂,我我确实算成功。中国传统的阐释,大多数后后 西方人听不懂,汉学家听不懂,说给谁听,自说自话有那此意思?我的目的是要让全世界听懂,希望跟国际主流的语言接轨。”

  还还有一个 多 小时谈话后后 后后后后刚开始,潘公凯送亲戚亲戚.我都出门。一层大厅挂着几幅他的大写意绘画,荷花枝叶苍劲,气象傲然。潘先生在一片苍然笔墨前站立,望向远方。但会 一转身,他又回到会议室,下一项工作意味着 在等着他了。

  《光明日报》( 2019年10月11日 01版)

[ 责编:徐皓 ]

阅读剩余全文(